人物志: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毁誉混杂的一生

新上任的加尔鲁什可谓气宇轩昂雷厉风行,长久以来看管兼束缚着他让其无法一展身手的“船长”萨尔闭门修炼去了,部落这艘船的总舵终于落在了自己手中。时值大灾变时期,部落的工业减产,长久的战争也几乎耗光了一切资源。这位新晋“船长”下的命令十分符合他的性格,没资源抢!没钱抢!没理由抢和谈失败就打起来!

于是主张稳扎稳打的凯恩·血蹄终于坐不住了,他试图用一位前辈的身份告诉加尔鲁什,打着“为了部落”的旗号超速前进,无视与联盟之间岌岌可危的和平状态是不可取的。加尔鲁什在老牛的身上看到了平和的气质,看到了萨尔的影子,进而看到了那个可能的,继续被人束缚着手脚和不能证明自己能力的将来。

再也忍不了长辈的加尔鲁什当即决定与凯恩进行“生死斗”,这也是他上任以后第一次废除萨尔时代的条例,将曾经不再会伤及决斗人性命的生死斗改回至最初的模样,有人认输或被杀死时,这场决斗才会停止。因为玛加萨·恐怖图腾的参与,只想着用胜利证明自己的加尔鲁什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武器被涂上了麻痹毒药,随后在战斗中杀死了这位饱受爱戴的牛头人酋长。

即便事后知情,加尔鲁什也仅仅痛恨玛加萨为了一己私利玷污了他的荣誉,而非反省自己导致了凯恩的死亡,他选择了不去回顾往事,也拒绝思考自己的错处。仿佛只有用行动证明自己接着走下去的道路是正确的,才能告诉人们杀了凯恩也只是因为他是部落壮大起来的绊脚石。

所有部落的绊脚石都得被清除!加尔鲁什的字典里这么写道。也正是实行了这样的信条,他在错误的道路上高歌猛进。

彼时的加尔鲁什尚未被完全的癫狂所吞噬,也并非回不了头,当他亲手捏着石爪山霸主克罗姆加的喉咙,斥责其扭曲酋长之意****的行为将其丢下山崖的时候;当他在银松森林对希尔瓦娜斯的疯狂行径大为光火,指责她不能杀人并且复活他们,把这些死者变成被遗忘者生力军,并指令部下严加看管的时候,不少人的心里升起了对这位新酋长的期待。

这份期待并没能鼓舞加尔鲁什往心善的方向前进,随着战争步伐加快和进攻联盟战线的步步紧逼,部落雄起对好战兽人来说不再是一句口号。从他要求黑暗萨满奴役火元素进攻北方城堡开始,逐渐有人惊觉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为了荣耀而战的兽人战士。

有荣耀就有信仰,就还有分寸和不会越过的那条线。已经不知何时丢下荣耀,一心只求胜利的加尔鲁什用他的行动和聚焦之虹光速炸毁了部落子民对新酋长的期待。

聚焦之虹的目标显然不是那些对加尔鲁什来说无关紧要的人,而是吉安娜的城市塞拉摩。它的爆炸摧毁了无数可能,摧毁了万千家庭和许多人光明可贵的未来,也完全摧毁了吉安娜对部落亲善的那一面。

曾经的吉安娜是多么渴望联盟和部落得以和平共存的一位领主啊!她为这脆弱的和平奔走多年,甚至为此背弃了自己的父兄。可她曾经的学徒那被炸得不能被称为尸体的、只能说长了金迪样子的魔化晶体变得稀碎的那一刻,她对部落的仁慈与理智都随着金迪的粉尘随风而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