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被占的体育课终于回归C位如何不辜负?

好不容易从语数外老师的手里夺回了体育课,但体育老师并没能松一口气,甚至等来了更绝望的事情——孩子们不爱体育课了。

“想什么呢?想中午吃什么好吃的么?”这是内蒙古鄂尔多斯伊金霍洛实验学校的体育老师郭娜此前在课上常说的一句话,让学生爱上体育课,成了她最头疼,也是最迫切的事情。

不过,这些问题并没有难倒郭娜老师。她是校级骨干教师,她工作务实,性格开朗。在课堂上,学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她看在眼里,当越来越多人在课堂上做小动作、偷懒时,她意识到学生“玩腻了”,是时候找一些新的花样,带到体育课上了。

源自一次无心插柳,偶然间郭娜看到自己儿子在玩陀螺时表现出的专注,灵感一下子涌上心头,陀螺被她带进了课堂。其实郭娜自己也不怎么会抽陀螺,但她很好学,跑到公园里找擅长于此的大爷们学习,连着三四次,她也找到了诀窍。

课堂上,学生最初面对这个陌生的玩意儿,大多有些迷茫,尤其是第一堂课,郭娜看着满操场乱跑的陀螺,也很沮丧。不过,随着她对陀螺掌握程度的加深,课堂教学也慢慢得心应手。学生的情绪也从屡屡失败的沮丧,逐渐变为熟练之后的惊喜,课堂气氛也重新热闹起来,学生的加油呐喊声,此起彼伏。每个人都卯着劲儿,想让自己的陀螺转的时间比别人长。

正是凭借着抽陀螺的创新,郭娜入选了“活力校园”的优秀案例——“活力校园”是耐克与中国教育部、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等合作伙伴长期战略合作的项目。这一项目发起自2013年,经过近10年的发展,激发了一批又一批一线体育老师,在教学上不断创新,截至目前,已有超过31个省份超过一万所学校、540万学生从中受益。

2018年,中国篮协主席姚明曾参加过“活力校园”的活动,他评价道:“(参加了活动)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充满活力、又极富创新精神的体育老师在体育教育领域不断奋斗。老师的努力,让孩子们充分享受到运动的快乐。”

让孩子享受运动的快乐,正是小学阶段体育教育的初衷,而兴趣,则是最好的老师。尤其在“双减”后,体育一下子回到了聚光灯下。曾经这个名副其实的“小三科”,正在焕发出新的能量。

在各种娱乐方式“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代,把青少年的注意力从手机、游戏中抢来的难度越来越大。学校教育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扮演着极重的位置,因此校园体育课,急需摆脱传统中无趣、陈旧的定式,在创新中找到新方向。

过去,体育课在学校教育中是绝对边缘的存在。脱口秀演员倪午阳在2022活力校园创新优秀案例年度盛典中,将体育课的尴尬编成了段子:“我小时候的体育老师啊,动不动就生病,很多时候我在想,咱们体育老师这个身体素质是不是不太适合体育老师这个职业啊。我们数学老师怎么从来不生病,体育课他比我们的出勤率都高。”

虽然是段子,但绝对源于现实。作为副课,体育课经常被各种“主课”老师堂而皇之地占据,在分数的指挥棒下,运动被划入了“玩”的范畴,属于对时间的浪费。

当然,体育课本身也有问题。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体育课都被标准化、程式化的规定动作所定义,跑圈、跳远、一成不变的热身动作枯燥乏味,学生上的痛苦,老师教的也很艰难。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汪晓赞一针见血地总结出了当下体育教育的问题之一:“学生喜欢体育,但不喜欢体育课。”

“以学生的兴趣为出发点,然后再去考虑他们对运动方面的需求,增加一些难度和挑战性”,面对「深响」的提问,郭娜总结出了自己课程创新的逻辑。的确,若追本溯源,体育的本质就是游戏,无论什么项目,只有让参与者在其中找到快乐,才能进一步去追求“更高、更快、更强”。

从“活力校园”诸多案例中可以看出,从兴趣入手进行科目创新,是很多老师的首选。

来自福建省宁德师范学院附属小学的钟宇翔,怪点子很多,他的创新是从对教具的更新开始的。海绵棒、挖洞的废纸盒、竹篾片编成球,这些与体育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的工具,都被他带进了课堂。“低年级孩子不好管,凶不行,哄也不顶用,玩过一次的游戏,他们就不再喜欢”,面对难搞的学生,钟老师只能不停地尝试新花样。

海绵棒是他在游泳时发现的工具,可以甩、可以扔,既能当绳子、也能当杆子,碰到还不会疼,钟老师就用它来锻炼学生的灵活性、协调性,甚至还帮助一些学生克服了初跳8米长绳的恐惧心理。

福建宁德地处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多雨潮湿,本是极其限制户外运动的环境。钟老师的创新,给了体育课更多可能性,在当地很多学校体育课因连续下雨而泡汤的情况下,宁师附小的学生,因为课堂工具的延展,依然可以在地下操场享受到运动带来的乐趣。

科目创新的思路一旦打开,可用的选项就变得多了起来。荣获第四届活力校园“最佳校园体育文化案例”,来自北京市怀柔区庙城学校的钟秋侠老师,就把独轮车带入课堂,让这项民族传统运动逐渐在庙城小学扎根,并且壮大了起来,他们的校独轮车队还成长为了一支全国劲旅。

在不断地创新过程中,中国传统运动的价值也被挖掘了出来,成为当下体育课寻找新灵感的宝库。

汪晓赞认为:“在传统概念中,大家认为体育就是篮球、足球、排球、田径、武术、体操,这些可以在奥运会,比赛场上看得到的项目。但其实有非常多民族、民间的体育活动,也适合被引入到课堂中。”

汪晓赞举了放风筝的例子。根据可考文字记载,风筝虽然在很多国家都有,但最早起源于中国,其历史至少超过2000年。如今更多时候,风筝是人们在特定时间点户外游戏时的选择,但在汪晓赞看来,想把风筝放得高、放得远,需要迎风奔跑,对锻炼心肺耐力是有很大好处的。

尤其在农村等条件相对不足,没有标准跑道、操场的环境中,风筝这种只需要一片空地就能玩的项目,是因地制宜的好选择。

当体育课的形式、内容发生变化后,老师的教学方法也需要作出相应的变化。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百米飞人大战中打破亚洲纪录的苏炳添给出了他的解法:“通过游戏让学生和老师之间打破障碍,更好地互相融入,一起感受到运动带来的快乐,对孩子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赛场之外,苏炳添依然投入在体育事业中,如今他在暨南大学做副教授,继续从研究和教学的角度传播体育。职业运动员和体育教师的双重身份,让苏炳添更懂得如何让人接触并爱上体育。“学生们并不会在第一次接触一项运动时就爱上它,一定是通过长久的训练和比赛,逐渐发现自己的天分,并感受到运动带来的快乐、成就和荣誉感。”

观念影响行为。不管是上述几位老师的案例,还是更大范围内在校园展开的体育课程变革实践,都离不开从业人员对体育和体育课观念的改变。

刻板偏见里,体育从业者,尤其是运动员总是被认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根据脑科学研究的结论,在日复一日的训练过程中,人的上丘脑、高级联合皮层等多个脑区,都会变得更发达,运动员大脑反应速度往往会更快。此外,运动员也有超乎常人的专注度,这也是为什么,在发令枪响起的零点几秒内,运动员就能迅速作出反应。

因此,从小有规律地参加体育锻炼,对青少年的身心都有益处。耐克大中华区体育公益负责人许琳女士回忆起自己中学时期练习足球的经历,当时她的足球教练同时也是物理老师,她说到:“物理知识我可能全忘光了,但在足球场上学会的如何承担责任,怎样包容队友,怎样面对逆境,这些品质会伴我一生。”许琳认为,体育教育的影响力至今仍然被低估,“一个体育老师,不光是教练,也可以成为人生导师。”

其实,运动真正的价值并不在于让每个人都成为专业运动员,或者从事体育相关的事业,但运动可以成为人的终生爱好。一个好的体育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可能就是终身的。

在汪晓赞看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体育老师,需要有恒心、耐心和爱心,关爱每一个学生,为学生的健康负责,在学生漫长的成长过程中,坚信长期主义的价值。曾经的女足球星,现在的中国足协副主席孙雯则从一个体育工作者更实操的角度谈到:“富有创新思维的体育教育有多么重要,这种方式不仅可以吸引越来越多的孩子参与体育运动,更可以用体育为孩子们的身心打下受益一生的基础。”

强健的体魄、健康的心理、出色的社交生活能力,这些都能从体育参与中获得。正如汪晓赞所言:“德智体美劳,体育在C位。”

体育教育,是一项全社会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学校重视,同时也需要社会各界参与其中,这样才能在全社会营造起热烈的体育氛围。

作为全球最大的体育用品公司,耐克一直都在推广青少年体育参与的第一线。在耐克的理念中,有一句slogan叫做“Made to Play”,这句话想要传达的是“人生来就是要运动的,要让孩子在运动当中体验不管失败还是成功,体验团队合作的价值”,耐克坚信,让孩子们“动起来”,通过运动释放潜能,他们便可以改变世界。

对于企业来说,除了商业行为之外,参与社会公益,是其践行理念的有效方式。任何企业自诞生之日起,都是要通过对各种资源的整合来创造社会财富,并通过商业途径来体现其社会价值。公益,正是一家企业体现社会价值,回馈社会最好的途径。

在培养老师的层面,耐克通过“活力校园”项目,给予了一线教师多方面的支持。通过“优秀案例征集”,激发体育教师的创新积极性;以年度盛典的形式举办大型活动,并为体育教师授予全国性的荣誉,也能提升他们的自信;并且通过邀请获得荣誉的教师所在学校的校长一同参与盛典,也能够进一步提升其所在学校对体育课程的重视。这一系列的举措,让更多体育老师的故事被人们听到,哪怕身处相对边远的地区,如郭娜老师,她们的故事依然可以启发更多人。

此外,耐克会给每年入选创新案例中的30位教师提供国际交流的机会,与国外体育教师分享并交流体育教学经验和理念。过去几年,耐克带着中国体育教师,在去到多个美国城市和学校调研之外,也为当地的学校展示了中国体育老师的优秀课程和教学方法。当前疫情原因暂时阻断了出国交流的可能,但许琳也在论坛中表示,条件允许后依然会重新启动这一项目。

正如郭娜所说,位于乡镇基层的她,过去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在“活力校园”项目的推动下,不仅被更多人看到,她的视野也会被进一步打开。

第二,针对课堂内容,耐克也与一线老师共同进行了创新。在耐克和上海几十所学校合作过程中,他们发现学生对于跑步的兴趣并不大,但在运动过程中,跑步又是刚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耐克与合作学校一道,做了与跑步相关的创新项目,为了调动学生积极性,让他们自己制定学期目标,最终要完成一个马拉松。

通过自行定制阶段性目标,将训练拆解,学生的自主能动性被调动了起来,另外,耐克还根据不同的任务完成情况,给学生定制了徽章作为奖励。“一旦学生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热情挡都挡不住”,许琳在介绍这个项目时说道。

另外,为了进一步提升课堂创新能力,耐克除了带中国教师出国调研,也曾把英国曼联足球俱乐部的青训教练请到中国,一呆就是三年,与中国小学体育老师一同打磨《小学足球教学》系列教材,如今正在全国几千所学校使用。

第三,在基础设施层面,耐克也有所投入。目前,他们在中国各地共建设了15块Nike Grind 运动场,其中包含了8座在“活力校园”项目学校里修建的环保球场。这些球场的一大特点,就是都是由回收球鞋通过Nike Grind技术转化的环保橡胶颗粒建造而成。其中,2018年耐克在甘肃的河口小学建造了一块球场,这块球场的资金来自于足球巨星C罗限量版球鞋拍卖善款,C罗本人还与这个小学的学生一起互动踢过球。因而,这块球场也被称之为C罗球场。

基础设施的帮助加上耐克旗下巨星的鼓舞带动作用,更能激励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投入并爱上体育。截止2021财年,耐克在中国已累计投入约2.55亿人民币来支持全国各地更多孩子动起来。

“取诸社会,用于社会”,是企业参与经济活动的题中应有之义。耐克多年来在青少年体育推广领域的举措,体现了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对于一家全球性的巨头企业来说,热切参与到公益事业中,不仅是为了传递积极的企业文化,同时也能够与所在地的人和环境,形成更紧密的关联。

在从事经营活动过程中,耐克一直秉持着“通过运动的力量为世界创造更多积极的改变”的理念,通过调动起耐克的全球资源,深度参与到体育推广活动中。此前提到的“C罗球场”就是最佳例证,作为耐克旗下最大牌的签约体育巨星之一,C罗和耐克一道,点燃了那些中国小学生的体育热情。

从全社会的角度衡量耐克的举动,无疑提升了校园体育的受关注程度,无论是一线教师还是学校,无论是资源丰富的一线城市还是相对基层的地区,都有机会接触到有创意、有价值的体育教育理念,从而在更广的范围内,推动校园体育教育的改革。

耐克以体育为切口,通过创新的方式,连接起了校园和青少年群体。在不断地投入、实践过程中,一点点地夯实着全社会的体育基础,点燃了一个又一个青少年的体育热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